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旻 > 如何使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

如何使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

答案非常直接--只要中国人民银行向国际上其他国家中央银行保证,他们所持有的人民币可以在任何时候兑换为黄金,不用多久, 在世界范围内,我们就会看到这些央行们转而持有人民币作为国际储备货币。因为他们可以自由兑换黄金,黄金作为“避险天堂”的硬通货本色几百年来从未改变过。当然,这一保证并不适用于中国国内流通的货币。

这将是一个使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的主动过程,吸引国际资金购买人民币及人民币计价的资产。与其推动人民币作为支付货币,直接推动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将更为有效。这不需要多边协议,只需要足够的黄金储备,和一个公告。

更为重要的,作为一个21世纪的世界强国,中国应该推动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这既是成就, 又是责任。世界需要可靠和负责任的储备货币,人民币是最佳选择。

事实上,鉴于中国的经济实力,人民币应被纳入特别提款权(SDR),SDR可以作为世界储备和结算货币的良好选择。SDR现有的四币种仍是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其货币组合反映了相应国家的经济实力,是一个滞后指标,在IMF最新一次对SDR货币组合的审查和调整中,人民币仍未被纳入其中。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人民币可以成为特别提款权的组成部分,也可以同时是世界上唯一的用黄金支持的货币。

有观点认为,人民币一旦踏上国际化之路,也会不可避免陷入特里芬难题的陷阱。特里芬难题是美国耶鲁大学教授罗伯特.特里芬在上个世纪60年代提出的,为使美元成为世界货币,美元与黄金挂钩、其他国家的货币与美元挂钩,各国为了发展国际贸易,必须用美元作为结算与储备货币,美国需要制作庞大的贸易赤字以便有足够的美元流到海外,同时,作为世界储备货币,为了保持美元的稳定和价值, 美国经常帐目(贸易顺差+净要素收入)需要保持顺差, 一个国家不可能同时产生贸易赤字和贸易顺差。

我不同意这个观点。经常项目赤字不是坏事。为什么中国不可以印刷纸张(人民币)来购买空中客车?为什么中国要生产那么多集装箱的服装和鞋子?只要中国经常项目赤字不会太大,在建立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的过程中, 中国可以购买大量海外的金融资产和有形资产, 以使足够的人民币在海外流通。

许多观点认为,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需要先实现完全可自由兑换及资本项目账户的开放。我并不认为这些是必要前提。成为国际储备货币不需要可自由兑换,没有任何法律不允许中国人民币挂钩黄金。而这完全取决于央行的意愿,以及如何定位人民币在国际金融的地位。

通胀税特权

事实上,作为国际储备货币有深层含义,除了是对经济地位的承认,更重要其是具有征收通胀税的特权——通货膨胀税是对储备货币的最大价值回报,通胀税的基础是货币的全部现货。换言之,美联储可以创造美元而没有任何价值支持,因为美联储有发行美元的权利。

假定美国长期通胀目标是2%,每个公民除了需要缴纳联邦税和各州税, 美联储有权利对其所持有的每1美元征收2%的持币税, 这和强盗没两样。假定流通领域的M2(广义货币)是8.6万亿美元,2%的通胀意味着美联储每年可以凭空发行1700亿美元,既没有任何真金白银的支持,也不需要创造商品、服务等任何经济价值。

事实上,自1944年建立了美元与黄金挂钩、各国货币与美元挂钩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以来,美元是唯一的世界货币。作为一种受益,美国从那时起即开始向所有的美元持有者征收通货膨胀税。

美联储可以按照其愿望发行更多的美元,没有人可以拒绝这种权利的诱惑——毫不奇怪,美联储在二战后采取了高通胀政策。假定长远看,年GDP的增长率应该等于货币供应量的增长率的,任何超过GDP的货币供给都会造成通货膨胀,也就是说,美联储的高通胀政策和造假钱没有什么不同。

世界储备货币竞争者

自1971年,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单方面停止兑换黄金。尽管美国在经济、军事、科技等方面的领先70年代以来逐渐减弱,但40年来,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货币可以替代美元成为世界货币,即使美元的地位接连被挑战。

一个强有力的竞争者就是诞生于1999年的欧元,其参与者包括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德国、法国等。直到美国的金融危机和希腊主权债务危机爆发前,欧元仍然是最好的外汇储备配置之一,是国际储备货币一个强有力的竞争者。

不幸的是,欧洲经济并不像人们希望的那样牢固,由于银行和政府财政的高杠杆率,目前欧洲经济仍没有明显的反弹迹象。欧元转弱,同样还很难看到其影响力能很快反转并挑战美元。由于人口结构老化的趋势、紧缩的财政状况,未来几年, 欧盟经济难有起色。

日本的情况类似,没有经济增长迹象很难使外国央行持有日元。日本经济已走过巅峰时期,今后几十年很可能难见起色。因此日元成为储备货币的希望非常渺小。中央银行持有外币的主要原因是促进贸易和保值,人们倾向于买进熟悉的金融资产,以及习惯持有的货币,如果没有交叉贸易和经济活动的增长, 日元的全盛时期可能已经过去了。

一些经济学家提议建立一个亚洲货币,类似欧元。我不认为这样对中国有什么用处。最大的亚洲经济体是日本。请问中国为什么愿意放弃货币政策,并把中国和一个萎缩的经济体绑在一起?一旦绑在一起,日本极其宽松的货币政策肯定会加速该地区的通货膨胀,或在亚洲制造类似的希腊危机。

俄罗斯总理普京曾多次强调俄罗斯已有雄心建立卢比做为国际储备货币,并把莫斯科做为金融之都。然而,那只是一厢情愿,并不会很快发生。

鉴于中国日益上升的综合经济实力,人民币是挑战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的最强有力的竞争者——以每年2000-3000亿元的贸易顺差和2.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人民币具有成为世界货币的潜力。然而,尽管中国央行在不断推动于此,但外国中央银行、贸易伙伴仍不愿接受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和储备货币。

如何改变这种观念,并建立人民币的信誉?中国的贸易伙伴拒绝接受人民币作为结算工具的原因是,当他们需要资金时,人民币币值不稳定或流动性欠佳。诸如沙特阿拉伯和巴西,向中国出售资源类的大宗商品,他们不愿意接受流动性欠佳的人民币, 而只接受美元。其实每天都在贬值的美元让他们大伤脑筋,那些埋在地下的资源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贬值,但是,如果将其挖掘出来,换成美元计价,他们反而会逐渐失去价值。如果有货币可兑换成黄金,并拥有足够的流动性,沙特阿拉伯和巴西将更加愿意接受该货币。

各国央行之所以不愿意接受人民币作为货币储备,同样是对人民币能否被广泛认可及流动性的担忧。而允许其他央行将持有的人民币兑换成黄金之举将减少甚至打消这些疑虑。当持有人相信人民币的价值时,他们才愿意接受。

人民币十年大计-成为储备货币

尽管中国努力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但一直很难为其他中央银行所接受。中国的经济实力在近年才得到世界的认同。而人民币作为另一法定货币挑战美元,这将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如果可以承诺在其他中央银行需要时,人民币可以在任何时间兑换为黄金,人民币可以很快成为国际结算工具和国际储备货币。

所有货币都是法定货币,即使人民币部分挂钩黄金,也可以快速建立起强大的国际信心,许多国家会欣然选择人民币代替价值日减的美元而作为外汇储备。这并不需要资本项目账户的开放也可以实现。另外,相对储备货币,作为国际支付货币的选择是次要的,如果能说服其他国家央行持有人民币,以人民币支付交易将是自然的。因为有可兑换成黄金的保证,所有有关各方,中央银行、贸易伙伴、甚至个人,都将有信心持人民币作为其资产的一部分。 

这一黄金汇兑制度非常类似于布雷顿森林体系。但不同的是,这只适用于国际范围内的中央银行之间,不适用中国国内个人和机构, 以及国际上的个人和机构所持有人民币。这样可以减少对央行储备黄金量的要求。

一旦这一体系建立,人民币将毫无疑问地挑战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不过,建立这样的全球信用需要成本,必要的黄金储备是显而易见。有一个简单的方法计算持有多少黄金储备是必需的。

目前,中国银行体系有66万亿元存款,中国人民银行今年11月最后一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至18%,即商业银行要将18%的存款准备金存在人民银行,人民银行向其支付1.48%的利息。因此,人民银行持有约10万亿元人民币作为储备相当于持有1.5万亿美元,如果把这笔钱兑换为黄金、人民银行需要以每盎司1200美元购买4万吨黄金(如下图)。当然一旦实施,黄金价格将上飙升。购买4万吨黄金是很难实现的。

deposits in Chinese banks Yuan

64,000

billion yuan

reserve with PBOC

9,984,000,000,000

yuan

reserve in $ term

1,468,235,294,118

dollar

Reserves if convert to Gold

38,056

ton

幸运的是,中国没有必要建立全额黄金兑换制度。所需要的黄金储备量只要足够保障人民银行履行将人民币兑换为黄金的承诺。用中国的美元储备的一小部分购买黄金已经足够完成这一目的。根据目前黄金市场价格,1000吨黄金的市价约400亿美元左右,1万吨黄金约4,000亿美元。2009年,中国的美元储备是2.4万亿元。

1 ton

32,151

ounce

gold price

1,200

dollar/ounce

gold price/ton

38,580,896

dollar/ton

1,000 ton gold

$38,580,895,882

一种观点认为在央行购金过程中,金价将迅速飙升,并在完成这一收购后金价回落。我不同意这种观点。假设金价在2020年从每盎司1200美元上涨到2000美元,黄金的平均价格将是每盎司1,600美元。平均每年购买1,000吨黄金,中国将在十年购买1万吨黄金

全球黄金年产量约每年3,000吨.中国每年购买来自新产和现有库存, 十年买10,000吨黄金是可能实现的。即使金价2020年之后下跌,因为中国每年贸易盈余2000-3000亿美元,中国将可以承担这些损失而不会冲击其经济。

那时,人民币已成为世界储备货币。

本文摘自“华尔街的误区” p90-94。  版权所有, 不得翻录。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