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旻 > 计划生育政策应该坚持下去

计划生育政策应该坚持下去

中国的人口仍然是巨大的负担,计划生育政策应该被严格地执行,而不是被取消。

中国劳动力缺乏吗?大家都在谈论刘易斯拐点到了,中国的剩余劳动力已经消失了,劳动工资在不断上升,中国应该取消计划生育。这些观点有很多可以商榷的地方。在过去几十年中,在GDP高速增长的同时,就业总人数缓慢增长,几乎没有相关性。劳动力的投入以全国城乡就业人数为指标,三十年之间几乎没有什么变化。绝大多数GDP的增长归因于资本投入和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

GDP和城乡就业人数增长率,就业人数占比人口总数

资料来源: 劳动人事部, 国家统计局

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可能会远远高于大家的预期。在过去的几十年中,由于足够的廉价劳动力的供应,使得企业不愿意投入资本以提高劳动生产率。所以在中国大家经常看到很多餐厅服务员比客户多,餐厅门口有五个服务员在等侯,这是中国企业雇佣过多工人的缩影。因为劳动力廉价充分,造成了中国另一严重的问题就是春节期间农民工大规模地迁移。这是很不正常的现象,因为理论上,资本应该比劳动力有更好的流动性。资本应该向内地流动,在内地创造工作的机会。但是由于劳动力的过分供应,劳动力在迁就资本,而不是相反。

 

很多经济学家都担心,劳动力“缺乏”会影响经济的发展。倡导要放弃一个小孩的限制,取消计划生育政策,这观点是盲人摸象的看法。中国的人口仍然是巨大的负担,计划生育政策应该被严格地执行,而不是被取消。

劳动力增长的降低(实际情况是数量增长放缓不是减少)可以以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来补偿。中国的人口政策目的是增加全民收入和劳动生产率,使得人均住房、医疗卫生、教育、养老等各项指标有很大提高。而不是为全球的劳动力市场提供廉价的,没有技术的农民工。

 

China Growth Model and Driver

 

 

 

 

 

 Growth rate

2008-2010

 2011-2015

2016-2020

2021-2025

2026-2030

 

2008-2030

 

 

 

 

 

 

 

 

劳动力

0.4%

0.5%

0.0%

0.0%

-0.3%

 

2%

资本投入

12.6%

9.4%

8.4%

7.8%

6.7%

 

499%

TFP

0.9%

2.0%

2.0%

1.9%

2.0%

 

51%

 

 

 

 

 

 

 

 

GDP

8.7%

7.9%

7.0%

6.6%

5.9%

 

336%

2030年的中国经济》 (李善同 p36, 经济科学出版社)

    从上面的数据可以看到,中国的就业人数增长和GDP增长几乎没有相关性。改革开发之前中国经济背着沉重的劳动力过剩的负担。许多工人部分就业或者闲置。八十年代后出口外向型经济所创造的就业机会,对全社会是极大的解脱。使得国有企业能够裁掉闲置人员而没有造成社会动荡。九十年代之后,基础建设和房地产建设为大量的农民工创造了就业机会。低端制造业和建筑业雇佣了成千上万的工人。中国需要担心的是在投资和出口放缓之后,如何为这些工人提供就业机会,而不是忙着制造更多的廉价劳动力。

    同时,中国的一个小孩政策从来就没有被严格地执行过,除非在城市的国家公务人员和国有企业的工人。在广大的乡村以及民营企业,有两个小孩的家庭是件很正常的事情。一旦计划生育被放松,生育率的升高可能会制造下一个劳动就业危机,象八十年代那样劳动力过剩。理想化的中国人口数量应该是目前的一半,这样的人均收入和生活质量就能很快大幅度提高。如果中国的劳动生产率能够翻一倍,而人口减半的话,人均收入就可以翻两番(假设其他因素不变)。

当然让中国人口减半是一件不大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让劳动生产力翻一番是完全可能的。如果未来的经济发展重点在于提高教育,提高劳动生产率,工业自动化,企业的IT管理水平,以及农业生产的规模化,集约化。中国在二十年把劳动生产率提高一倍是件可能的事情。

假如出现短暂性的所谓劳动力缺乏的话,可以把退休人员从六十岁提高到六十五岁。这样就会产生大约八千万有经验的,仍然很健康,完全有能力的劳动力。同时城市化还会从中国农村释放出1到2亿的农民出来。所以利用推迟退休和城市化,可以有效增加劳动力的供给。

资料来源: 汇丰银行中国采购经理人指数

实际上,声称中国劳动力供给短缺是完全荒谬的。真正令人应该担心的是,当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后,(明显和隐性)失业率在未来几年的攀升。目前,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已经是社会问题,有人说应届毕业生失业率已经达到20-30%的水平。对公务员职位的热切追求,以及在外国公司就业机会的减少,都充分证明这一点。

 

中国最大的就业市场,在东南沿海数以百万计的出口企业,正面临着订单从中国到东南亚国家的转移。这种情况发生是中国就业市场的反向驱动力,将创造数千万农民工的失业。失业农民工将加剧社会福利,医疗,住房的沉重负担。自2010年以来,中国采购经理人指数一直持平。制造业工作机会已经多年几乎没有增长。这些制造业工作机会是出口创造的高品质的就业,因为每1个制造业工作会创建0.5服务性工作,如会计,法律,银行,航运,食品,住房等。 如果中国制造业工作开始下降,失去的就业机会可能会由雪球效应而放大

 

房地产和基础设施的建设为农民工创造巨大的就业机会。基础设施建设的放缓是必然的,会创造另一波失业。其他什么行业能吸纳几百万的建筑工人?如何吸收这些剩余劳动力是中国经济将会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而不是廉价的劳动力供给短缺。

 

中国没有必要为世界创造更多的廉价劳动力, 世界也不需要。

推荐 10